Menu
您目前位置:HOME永遠與祂同在離別

離別

8月1日

1974年8月1日一個意義重大,具有歷史性的事件發生在印度。聖基爾帕辛吉受到官方正式的邀請,為感興趣的印度國會議員提出「人類一體」的建 議,M.P.香卡德夫吉在國會安排了這場會議,超過一百位的國會議員出席聆聽聖基爾帕辛對他們的演說。在印度那是官方首次正式邀請一位靈修領袖訪問國會, 分享他的計畫、建言給議員。

 

 

8月17日

8月17日一位巴巴薩望辛的忠實徒弟畢必拉久來到德里見師父,畢必拉久向師父問藥方,因為她的一位親戚的妻子無法得到子嗣:「師父,祝福她生一個孩子 吧!」。師父告訴她:「妳要去阿姆里察見赫爾巴絳辛醫師,我已經告訴他藥方,他會給妳。只有在他的車中時告訴他,基爾帕辛的臉已經越來越黃了。」她送了這 份訊息給我,告訴我師父漸漸虛弱了。

8月18日

8月18日半夜,我必須到我的醫院協助那裡的醫生。當我回來坐在我的床上要再睡覺時,我感覺到有人按住我的肩膀,我想鬆弛下來,但是我看到師父站在我的床邊,師父告訴我:「自從上次見面後又過了許多時間,看看我的臉(臉是蒼白而臘黃的),快點來!」

我 的思緒紛亂,找不到出路,我衝到師父房間去靜坐;在我進去師父房間前,一塊門邊的木頭掉到我腳上,我的腳就受傷了;我進到房間裡面,腳留著血。這天師父立 刻在我打坐中出現,祂說:「現在我已經讓你受傷了,之後你比較看看,到底受傷的痛是否比心中的痛更嚴重。」我的狀況就好比迷失的小孩在哭泣著、流浪著,找 不到他的媽媽。


8月19日

8月19日最早的一班火車下午12點30分能載我到我生病中至愛的師父那兒,因為我失去了我的知覺,甚至無法自己開車。8月19日早晨師父的狀況很 令人不知所措,所有人都請求祂服藥,但是師父拒絕吃,祂說:「我不要服用對症療法的藥,因為那不適合我。你們應該打電話給阿姆里察的醫生,他應該過來。」

我 正在途中,但是火車遲了。傍晚他們強烈的逼迫師父,他們說:「師父,我們帶來的這些醫師是專家,這位阿姆里察的醫生能說更多什麼?他頂多使用藥草而已,您 應該服用這些藥物。」師父一再的拒絕,但是傍晚時他們強烈的逼迫師父服用藥物,那位醫師開出的四顆藥丸就是我請師父不要服用的那種。那不是這位醫師的錯, 那是他的無知,他無法了解師父不是罹患氣喘症。因為所有的人都溫和的催促著師父,因此師父服下了所有四顆藥丸。

祂一服用完那些藥丸全身開始像著火一樣的發熱,因為肺部無法供應氧氣到腦部。當我抵達中心看到師父時,有人告訴我,那些對症療法的藥丸已經給了師父。整個晚上我都留在師父的身邊,但是師父一直閉著眼睛,即使醫生們給祂葡萄糖,師父全身還是持續發燒。

 

8月20日

人家要求師父到醫院去,但師父每次都說:「我沒有問題,假如你們任何人有任何問題,告訴我,那麼我就有處方對治。」

下午3時之後,一位從華盛頓醫院被帶過來的醫生提供意見請求准許,師父說:「既然你們已經帶了這位醫生來,我現在就必須去了。」(明師從未不遵守自然法則。)

下午3時30分之後,師父靠椅子的協助被帶到下面的莫瑟迪車內,那時祂坐在前座,師父要求已經聚集在中心的所有人離開中心回到他們的家,然後師父說:「我要到醫院去,除了和我一起在車子裡的人以外,不要有任何人到醫院去。」
在車子裡的是泰吉、師父的司機和我。師父神采奕奕,臉上看不出來有生病的跡象。在車中我坐在祂的後面,我帶了四、五個靠墊,讓祂比較好坐,當師父的座車開 始發動時,開始下起小雨,天氣非常炎熱,但是當車子啟動時,就下起雨來了,許多人正坐在道場中,師父請他們過來,指示他們不可以去醫院:「除了和我在車中 的人以外,所有人都不可以進入我房間。」因為師父說過:「我不希望重複歷史。」

巴巴薩望辛離開肉身就是一個很好的歷史例子,薩望辛師父已經指示我們的師父去工作,但是當祂離開肉身的時候,他們操控情況,行使意志,但是靈性無法靠意志轉移,靈性只透過眼睛轉移。

所以師父只讓泰吉、司機和我去,每個人都遵從祂的指令,沒有一個人跟去。天氣非常炎熱,但卻突然下起雨來,在半小時內大氣就變好了,我們把它視為一種好預兆。。

師父第一天在醫院中的狀況有點好轉,那是20日,祂說:「好吧!你們所有人都去睡覺,休息。」我要說,不管師父身體狀況多嚴重,祂只想到祂的徒弟而不是自己。我大多數時間都坐在祂的床邊。

到 了傍晚,我想去市場買一種藥,那是醫生開出來的藥,時間已經晚了,而我想親自把藥買回來,師父立刻睜開祂的眼睛,用眼睛向我示意不要去,我覺得很高興,想 到師父現在好很多了,師父又再闔上眼睛,有時候師父因為有點困倦而試著拔掉靜脈療法的針頭。每次我都說:「師父,那是用來注入葡萄糖的。」然後師父每次都 告訴我:「好,不要怕。」

坐著時,我不斷向師父禱告,但我無法集中思考。師父的情況有一點好轉,有時候我感覺到師父正在休息,就像這樣持續了整個晚上。

 

8月21日

早晨師父睜開眼睛,我馬上拿一些水給祂,但是師父說:「現在不是喝水的時候,現在是喝茶時間。」我們所有人聽到師父想喝茶都很快活,認為師父現在覺 得身體很好。師父說:「我會喝茶,但是你們先喝。」因此我們全都喝了茶,吃完早餐。師父說:「你們從晚上餓著肚子,你們能把東西吃光。」他們帶來許多東 西,我們很高興師父現在要求喝茶,那是好現象,師父沒有吃過任何東西,但當我們吃完東西,茶端給師父時,師父說:「喔,不,我真的不需要茶。」,我們馬上 擔心起來,師父閉著眼睛,我們沒人再敢告訴祂去喝茶,為什麼祂要了茶?祂知道祂會離開肉身,而我們會吃不下任何東西,我們從晚上以來都沒有吃任何東西,至 少有一天都沒有吃任何東西了,所以師父警覺到我們的食物,祂要離開肉身了,卻仍關照著我們的食物,不論祂承受什麼問題,祂都忽略它,而考慮著我們。

早 上大約11點香德學卡到醫院拜訪師父,雖然師父仍然吊著點滴做靜脈注射,但是祂一看到她立刻睜開眼睛坐在床上。師父很親切的向她問候,兩分鐘後她回去了, 除了她不再有任何同修以及祂的家人與其他任何人獲准去看師父,所有人都遵守師父的命令,下午2點之後,醫生說師父的狀況惡化了,但是祂的外表顯現不出有任 何問題的跡象。

真正有很多問題的人,如果找不出辦法,就會向上帝祈求庇護。所有東西都無效時,祈禱就會靈驗。

我變得非常不安,在師父面前禱告:「以後我們會照您的希望去做,憐憫我們,康復起來吧。」我立刻知道我的禱告是真實的,師父睜開眼睛告訴我:「好,很好。」

不久,泰吉來了,一看到師父她就哭著問師父:「您之後誰是我們的救世主?」師父的手指指著上面說:「祂已經做了,而且祂以後也會做。你們不用擔心,祂已經做了每一件事。」

我的希望全粉碎了,我開始一次又一次的禱告,最後我在房間的一個角落坐下來靜坐,我感覺到祂的聲音繚繞在我耳邊:「不要擔心,祂不會離開你。」

我 站起來再次走向師父床邊,當我站起來時,我馬上體驗到師父正注視著我,我只了解到在祂的眼睛裡面從第一界到第八界的這條道路的整個秘密都被隱藏起來了,同 時我了解到這眼睛不能倚賴任何人了,我了解到這點:祂不依賴任何一個人。幾秒鐘之內我拜倒在師父前面,但是同時我知道這是給借來的僕人的支持,我想過很多 次,萬一師父離開我們,在世上我會失去支撐,但是從此我的眼睛不會再接受任何人的眼睛。

下午6點25分之後,我感覺到一種不一樣的振動觸到我正在疼痛的內心,我看到整個房間像在金黃色的光芒中閃耀著,感覺到一些力量正在歡迎著這位明師。

下午6點35分,師父闔上祂的眼睛,然後祂緊緊的閉上嘴巴,立刻離開肉身 – 我按著祂的脈搏,祂的脈搏跳動得很快,快到後來無人能追蹤到,如果是一般人,脈搏會慢慢消失。心電圖就像是完全停止一般的結束,師父在瞬間已經收攝到內邊了。

 

赫爾巴絳辛
聖基爾帕辛最後和印度之外的徒弟所做的談話,1974年8月17日傍晚
一位徒弟看見師父的肉體受苦就問祂:
「師父,您為什麼不治療您自己?您是全能的。」
聖基爾帕辛回答:

「你為什麼不治療你自己….?假如你所愛的人給你東西,你會拒絕嗎?告訴

我!他希望你怎樣?你會高興的接受。這些是上帝選擇的東西,他們送出果實 –

特定的人掌管特定的事物,他們知道何時來,何時回去,他們不會讓你們失望,注意這點!」

聖基爾帕辛,1974年

沒有一種尺能測量祂的愛的深度。

赫爾巴絳辛醫師

聖基爾帕辛,1974年8月

祂是恩典的海洋,
祂偷走我們的心而後進入內邊。
在這個世界看見祂,
我們知道祂是上帝;
在內邊看見祂,
我們知道祂是整個宇宙的造物主。

 

赫爾巴絳辛醫師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