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目前位置:HOME印度印度 1956年 – 1963年為祂而活,為祂而做

為祂而活,為祂而做

 

從我們印心以來我們只發現一件事:師父是我們的一切,我們為師父而活,我們為師父而工作,而且我們也會為了師父而死;那是我們人類生命的目的,而且 我們兩人都安於這項目的。我的妻子和我自己彼此非常親近的工作,而且有許多的體驗和發生都顯示目前在這個世界運作的這個力量就是上帝力量本身。

 

祂是萬有力量

靠近阿姆里察附近,發生過許多「發生」。師父常叫我說一些事情,那些發生全都在師父坐在薩桑中錄了下來。有一次我說:「這個正坐在你們前面的力量不 只是一位明師,祂是全能的力量。」正如同師父在一期「薩特聖德須」(月刊)裡頭說的,卡比爾是靈性之父,所以,我們的師父就像祂一樣,不只是一位聖人而 已,祂已經環遊過所有的高等境界,而且去到祂的家鄉,祂從那個家鄉掌管這個世界的整個狀況。那是祂的力量,而極為稀少的人能理解,但是,打從一開始祂就給 予我們這項正確的知見。

 

假如我們為了祂的使命的開展而開始做任何一件事,即使沒有預先得到許可,我們也可以做;如果你為了發揚祂的使命,為了人類的福祉而工作,那麼,你應該以祂的名開始做;如果你以祂的名做任何事,那麼,這個力量就已經在那兒了,而不須為那件事操心。

 

我只說出被師父確認的事情,所有那些體驗都完全被師父確認過,而這給了我們如此多的振動,以致於隔天我們經常會毫無理由的去找師父,我們從來都不知 道要什麼時候去找師父,從未預先安排時間,只有在超出掌控之外時,我們才會預先安排。有時候這種振動強烈到一直不間斷的持續下去,然後,我們不得不到師父 那邊。

 

阿姆里察中心

在那段時間阿姆里察中心存在著許多問題,都沒有人去了解問題,而每當師父來的時候,祂總是把問題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的身上解決掉;祂沒有做很多的薩 桑,卻忙著為那些問題做決定。有一次,師父第三次來到阿姆里察時,我為了一些工作離開那裡,到我的村子去,我不在的時候,所有人都在道場裡面決定看應該要 選誰來掌管道場的事務,事實上有人在掌管,但是他無法掌控那些問題,因為他自身也充滿了小問題,雖然師父多次提醒他除去那些問題,但是最後所有人都告訴師 父,他們希望有人能掌管所有的問題來打點每樣事物。

 

所以師父說:「告訴我,你們要選誰。」因此所有人一致提名我,他們說:「他是印心後一直都完全專注在師父的目標上的人,他大部分時間都來道場並且也 為了這項目的而付出金錢。」所以師父說:「好!你們一致推崇的人在哪裡?」然後我去了那裡,談完這件事,師父說:「他們希望你當道場的負責人,你也同意 嗎?」我說:「師父,您的意見呢?」師父說:「我也和同修們、徒弟們站在同一邊。」於是我說:「師父,我想要工作,我真的想要工作,如果您希望這樣,那麼 我就一定接下它。」於是師父非常高興,因為我沒有遲疑,我沒有說:「師父,我沒有時間。」然而我在我的工作上非常忙碌,我正經營著醫院裡的診所,許多人經 常找我看診,不過我仍然有許多時間為師父工作;因為我整個白天都在工作,所以通常在傍晚時空出時間給師父的使命,為祂工作三或四小時。

 

因此師父選了另外一個人當我的秘書,師父說:「你可以再選一些人幫你工作。」後來我想,把一些負擔扛在肩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們應該也要從師父那 兒得到一些保證。那時正值夏季,師父在房子頂端休息;我帶了秘書一起,我告訴他:「我們要去師父那兒談下話,那是我們共同關心的事,我們應該去那裡,我不 曉得和師父在一起應該要說什麼,那只有取決於師父允許我們說話時才能確定,而說什麼就取決於祂自身甜美的意願,但是某種東西正在催我到師父那兒。」

 

所以當我們去到祂那兒時,我說:「師父,我有一個問題。」師父說:「說給我聽。」我說:「師父,許多人來這兒,在我之前有一位主持人,現在他不在 了;在他之前有一個人同樣走了,在他之前又有一個人也無法待下來;問題出在哪裡?他們為什麼走掉?他們為什麼無法待在這兒?」師父說:「問題只是出在他們 的我執。」我問師父:「假如同樣的事情一定會發生在我們身上,那們我今天就辭去工作,我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工作。」師父說:「你從你自己方面說。」我說: 「不,師父,我們兩個是為了這個目標才選出來。」師父說:「聽我說,你從你自己方面說。」我說:「師父,如果我必得受這個我執影響,請准許我立刻離開這個 職位,我就不能工作,絕不工作。」於是師父非常高興,舉起手說:「不會,這個我執不會發生在你身上,別擔心!」一些感應與力量隨著這些話語一起來臨,而這 些感應與力量仍然在運作著,因為那些是師父的話語。


薩桑

當我們開始用一台錄音機時,一種轉變被帶進薩桑之中,我說:「我只要聽您的聲音就好。」師父很高興,寫了一封信給我,祂寄給我一台錄音機,我們則付了錢。

 

在阿姆里察時我第一次帶了那一台錄音機,而那些想賣弄自己的人不喜歡錄音帶,這件事在師父內邊顯現出他們所關心的事物,因此有人退出薩桑說:「那樣 做不好。」我說:「就讓它呈現不好的樣子吧!不過那是紀錄在經典裡面,而且由師父說出來的。」因此出現了像這類抱怨的事,而那些抱怨傳到師父耳邊,然而師 父卻為我辯護,後來祂說:「這位醫生的情況是正確的,因為他引導每個人都向著我,而不是把人拉向他那邊。」


師父在那加隆顯現

有次在師父到孟買的一次旅行回來之前的途中,祂的車子出了意外,師父到德里中心搭計程車。

 

同一天的傍晚,在那加隆我們後來為祂蓋房間的地方,師父在那邊出現在我們前面,師父的褲腳和襯衫的顏色是髒的,而頭巾不見了,師父不久就消失了。

 

我們大大的吃了一驚,我們不曉得到底是師父的化身還是師父的肉身到來,我們的整棟房子充滿了玫瑰和茉莉的香味,我們立刻乘了車在清晨到達德里道場, 當我們下車時,師父看見了我們,然後祂向坐在那邊的同修說:「今天的薩桑結束了,現在回去吧!我非常累了,我太晚來到這兒,而且也還沒換衣服。」

 

令我們非常驚訝的是,師父的穿著竟然一樣:祂的褲腳是髒的,顏色陳舊,而且一片頭巾是懸吊著的。

 

然後祂和一些徒弟做了心對心的談話,我說:「師父,我們想告訴您一些事情。」但是,因為那些人在那兒,師父說:「不,不要說。」所以,我們一生中從未再向師父說起這個體驗。

 

赫爾巴絳辛

 

赫爾巴絳辛醫師向他摯愛的師父聖基爾帕辛致意,1973年10月
赫爾巴絳辛醫師和他的妻子必吉蘇林德考兒,阿姆里察附近的那加隆

師父還在時,在阿姆里察已經存在一個道場,赫爾巴絳辛醫師和他的妻子必吉蘇林德考兒住在接近阿姆里察的那加隆,他們從一開始就在阿姆里察中心工作。

Sant-Kirpal-Singh
Sant-Kirpal-Singh
全文:
Mp3: 聖基爾帕辛 –旁遮普語的薩桑

"Guru Sman Nahin Data – Kabir"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