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目前位置:HOME印度印度 1973年薩望道場

薩望道場

官方貴賓

經濟部長Y.B.恰梵先生、巴萊什瓦爾普拉薩德總督以及其他顯要都訪問過薩望道場。

1973年10月7日,聖基爾帕辛以盛大的禮儀 歡迎日本「佛法團」的領袖與隨行弟子打鼓抵達道場。 他們在師父的接待室透過翻譯一起談了一個多小時,討論了即將在2月召開的「人類一體會議」。 然後,那些僧侶領導所有在場的人做了一個佛教徒的祈禱,藤井日達法師隨後以日語發表了簡短的談話,它被翻譯員翻譯成印地文。會議之後,提供給貴賓的美味餐 點送達餐廳。

 

薩桑(Satsang)

「薩」(Sat)的意思是「永恆」- 意指在「崩解」與「大崩解」之中也一定不會墜落。那是上帝自身,上帝不會死亡,而「桑」(sang)是指「和它接觸」,所以誰要和那個「上帝示現力量」(Naam)接觸呢?那就是我們的靈魂。

你 進入第一個「薩桑」- 第一階段,另一個「薩桑」是接觸那種已經獲得和上帝第一手接觸的人。你想要什麼?那是個重點,你想要上帝嗎?還是你想要世間物?這需要做決定。假如你已經 存有真正的渴求,認識上帝的呼求,那麼上帝將會安排把你帶到一個祂示現的地方,一個有上帝代言人的地方,和那個地方聯繫上;而且,祂會使你能夠和已經在你 自己的大我內邊的上帝接觸。

薩桑純粹是指,去討論、解釋接觸「納姆力量」這項主題 – 它不是一個從事社會性和政治性事項的地方,它是一個屬於公義的地方,我們應該以這種認知去重視與尊重它。

當我們訪問任何一個宗教性寺廟時,難道我們不用謙卑而表示尊重的進入嗎?如果我們在那邊的態度不是那樣,那麼我們預料在那邊的狀況幾乎難有所獲;在神聖的地方談論世俗的事務被認為是一種褻瀆。

所以你們進入薩桑是要融入上帝愛之中,是要坐下來對祂做甜美的憶念,是要和祂結合在一起,所有的事物,過去的與未來的,所有無關的事情都能在你內邊 的居住地處理掉。來吧!但是要帶著真正最佳的意向而來,把對上主的憶念一起帶過來,而且離開的時候一起帶著走。雖然你可能無法理解所說的一切,但只要你以 全副的專注力坐著,也會因此受益。如果你的思想、念頭在別的地方,不只你會損失,其他人也會因為你製造出來的不純的氣氛而受影響,因為思想、念頭是活的, 有著巨大的力量。把薩桑當作一個純淨的場所,不要說或想任何無關上帝的事情,如此不論是誰來參加,都會受到此種令人向上提升的氣氛祝福。

薩桑是一處神聖的場所,忠實的中堅份子就在那兒建立起來,那是賜予至福的「上帝陶醉」之甘露池,所有不同之教義、宗派或國度都沉沒在消退的最低潮水中。

儘量坐在那些「沃德化身」的聖人旁邊,參加這種「沃德化身」的聖人的薩桑,對祂們存有接納性,不要像坐在教堂裡,心卻想著遊樂場的人。

輻 射存在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輻射,那些獲有更強輻射的人,那種輻射給出已經在他們內邊所存在的東西,因為他們是「沃德化身」,那會被輻射出去。坐在那種聖 人的輻射範圍內,所有這些東西都會直接給你,唯一的事情就是要存有接納性。毛拉納魯米說:「如果你有機會坐在一位聖人旁邊,即使是一小時,」- 如同我向你們解釋的 -「你得到的成果將比坐著苦修一百年之久還更好!」

當你坐在火旁邊,會得到熱量或溫暖;當你試著用木頭摩擦木頭,用石頭(敲打)其他東西時,你怎麼會得到熱?輻射運作著,明師肉身的在場不能被低估,當然, 那些已經發展培養出接納性的人即使在千里之外也能得到那種利益,就像收音機和電視機一樣 – 你從千里之外收聽聲音,你能看見誰在講話,他在講什麼;同樣的,假如沒有東西介於你和明師之間,也許(你是)住在七大洋的一邊,而明師住在另一邊,把注意 力轉向祂;假如你已經培養發展出那種接納性,你就能獲得親近祂的利益。那個(接納性)必須受到發展培養,那是那些已經培養發展出接納性的人的命運。但是對 其他人來說,如果他們具有接納性,當然坐在明師肉身的現場會因為獲得輻射而改變。

所以明師告訴我們要做什麼:「坐在有祂在內邊顯現的聖人 身邊。」然後祂進一步說:「去坐在祂的輻射之中,然後靠近一點,和祂接觸。」就像一個人穿著一件噴過香水的衣服,你碰觸他,經過他,你的衣服就染到香味; 一個人衣服弄髒了,如果你接觸他,你就會染上不好的氣味,你的衣服就會不好聞。這整件事就是坐在輻射之中,在輻射運作的範圍內,就會有令人驚訝的收穫(結 果)。

你要怎麼做?找尋一位聖人為伍,親近祂,試著對於輻射存有接納性 – 也許在千里之外,或在祂旁邊 –存有全然的接納性。

所以當你想獲得明師或這類人的肉身在場的全部利益時,就應該不要有任何東西介於你和祂之間,甚至也不應該想到身體。聽好!眼睛是靈魂之窗,這些是紀錄在經典中的東西。

聖基爾帕辛

 

有一次師父正在舉行薩桑,一個人坐著一個率克夏(人力車)經過,請拉率克夏的人停一下,師父的聲音吸引住他,有一個人從薩桑中走出去,請那位男士進去坐下來聆聽,但是那個人回答說,他有緊急的工作,想要離開了。

然而幾分鐘後,他下了率克夏,站在那兒幾分鐘,後來他拿錢給拉率克夏的人,進到裡面坐下來,聽完整個薩桑。第二天,他是第一個請求印心的人,師父問他聽過幾場薩桑,他說:「師父,您的場薩桑已經改變了我的生命,這些話語對我的生命有一種磁性的影響。」他受到印心的祝福。

所以即使是旅人也會受到師父的祝福。

赫爾巴絳辛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