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目前位置:HOME巴巴薩望辛離別

離別


做了完美的徒弟的24年之後,分離的時刻來臨了,聖基爾帕辛知道祂師父離開的時間,就如同祂知道祂自己離開的時間一樣,祂敘述巴巴薩望辛的最後一天。

儘管我師父高達九十歲的高齡,祂還是不在乎祂身體的舒適,而且頑固的把二十四小時中的十八小時奉獻出來,為人類服務。這種對祂身體休息的漠視,以及 持續艱辛的勞動,造成的結果是,祂的肉體結構一點都不能再承擔疲勞的負荷;後來,在幾乎每個人的請願與乞求下,師父才對他們的祈禱屈服,然後特意休息以及 尋求醫療。因此,1947年祂為了醫療來到阿姆里察,但是在離開德拉之前,那邊成立了一個管理德拉事務的管理委員會。1947年10月12日的早上七點祂 叫我過去。

當我在祂威嚴的身邊時,祂說:「基爾帕辛吉!我已經分派所有的工作給你,唯獨納姆印心的任務以及對人的靈性工作尚未委託給你,如今我把這份工作賦予你,希望這莊嚴神聖的科學能發揚光大。」

聽到這些話我的眼睛充滿淚水,因為我非常痛苦,所以我哀求道:「師父,我在您身邊所獲得的平靜與安全感是在高等境界無法獲致的………….」我的內心充滿苦痛,無法再說下去而呆坐著 – 我的師父不斷的愛撫、鼓勵著我。

每當我有幸和我的師父獨處的時候,祂都談到關於德拉的內部事務,並且指示我在祂永遠離去時要如何做。在祂臥病在床期間 – 1948 年 2 月的最後幾天 – 有一天我的師父詢問道:「我總共印心過多少人了?」有人查了登記簿,統計完之後告訴師父說:「直到現在大約十五萬人被師父印了心。」師父說:「好。」當天 傍晚我和祂在一起,師父說:「基爾帕辛,我已經完成一半你的工作,把納姆傳給了超過十五萬個人,剩餘的你必須要完成。」我雙手合掌,顫抖著說:「師 父,……..我會照師父的指示……..但是……..我有一個請求……….我希望這最後一半的工作也一樣由師父完成………師父要我們跳舞我們就會跳舞,我希 望師父可以留下來和我們在一起,而您只是坐在那邊看著所有這一切,而一切的命令將會在師父的面前完成。」師父保持靜默的注視著我。

 

 

194841-2

4月1日早晨師父極為仁慈的提供了一個機會給我這卑微的僕人 – 當然是在一位照護師父的女士的協助下 – 能獨自在師父身邊約十或十五分的時間,那時我心情沉重坐在祂床鋪邊,向祂祈禱:「師父,您超越身體,也超越身體的影響,因此不在乎舒適與不舒適,但是我們 這些卑微而無助的人卻極其痛苦,不忍見到師父身體如此的煎熬。您擁有一切力量,如果師父非常慈悲就把這個病徵從您身上移除吧!」的確,在所有其他人為的努 力失敗時禱告能夠應驗。由於師父極端的仁慈,祂接受了這個祈禱。在祈禱之後我睜開雙眼,師父的身體處在一種完美的休息狀態,師父的額頭光輝燦爛的閃耀著, 祂睜開生動而慈悲四射的雙眼,陶醉在上帝之愛中,祂向卑微的我投射一道瞥視 – 雙眼像一頭獅子的眼睛一樣閃耀著光芒。我以莊嚴肅穆之心鞠個躬說:「這全都是師父的仁慈!」

師父一直穩穩的向我眼睛裡面注視了三或四分鐘,在靜謐的驚嘆下,我的眼睛體驗到一種無以名狀的喜悅,裡面注入了飲料般的陶醉,直達我整個身體的最深處 – 這是我一生中都從未體驗過的;然後那雙慈悲四射的雙眼閤起來,就再也沒有打開過。

因此,1948年4月2日,在祂九十歲的早晨八時三十分,這靈性之燦爛的太陽在散盡祂的光輝進入數百萬群眾的心中之後,消失了。

聖基爾帕辛

沒有明師的生活是非常困難而令人無法忍受的,
我們都知道當師父走了的時候,祂絕不會離開祂的徒弟,但是身為人子的徒弟存在著深沉的痛,直到現在,我一回憶起我的師父,我仍然掉淚,但是,祂把旨意委託下來,為什麼?沒有為什麼的問題!

聖基爾帕辛

Hazur Baba Sawan Singh

在師父肉體生病期間,祂從畢斯的德拉祂房子的一扇窗戶裡給予祂的達善(darshan),基爾帕辛會站在底下的群眾裡面,而師父總會給祂一個特別的姿勢:一種手勢、一種眼睛的姿勢、一種頭的姿勢來告訴祂凡事都沒問題。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