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目前位置:HOME人類一體世界會議2月5日

2月5日

晨間公共會議

希利瑪蒂英迪拉甘地總理非預定的到訪造成一個很大的驚喜 - 預定的訪問在最後一刻從傍晚改為清晨 – 來到「人類一體世界會議 上致辭。

聖基爾帕辛歡迎英迪拉甘地的致辭:
內心的情感無法透過語言表達,因為愛永遠都是沉默的;愛的力量透過輻射運作。我 所有坐在這裡的你們獻上我心中的愛和善意,我對英迪拉吉的愛和情感也無法用言語表達,她已經將她的整個人生獻給了人類一體;在此之前,我們已經舉行過許多宗教層面的會議,這些都在程度上大大的有助於減少偏見和狹隘的心胸。目前為止,一切都很好,但是在一體上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所以,現在,我們在人的層面上有這次會議,這是第一次有這類的會議,最近我去了西方,這種觀點深深吸引了他們,在印度這裡,在各個角落也一樣都感受到這種需求。人首先得在這個字的意義上成為真正的人,即使上帝也正在尋找一種人 - 一個完美的人。偉大的烏都語詩人伊克巴爾在一個 句中說,摩西上西奈山尋找上帝,難道他不知道上帝自身正在尋找(真正的)人嗎? 什麼人是人?呈現人的理想狀態的人就是人,這種人愛上帝,而因為上帝存在於萬物心中,所以他愛萬物:他的身體和靈魂能給出愛的輻射、人性的輻射;他一定會愛每個人並且尊重每個人 - 他的夥伴、他的長官和那些在他底下的人 - 因為上帝是在所有這些人內邊。人是萬物之靈,在萬物之上,所以這次的會議是在人的層面上召開。我們親愛的總理已從她繁忙中抽出時間,因此我 她的感謝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以我個人的名義並代表你們所有人,感謝她來到這裡為我們講話。  

 

晚間第二次公共會議

了解我們是一體的

所有來過的明師都說了同樣的話:「上帝就是光,而我們所有人都是光的孩子。

同樣的這種光使一切創生物充滿生機。就像燈泡連接上電力一樣,開關按下時就亮了,上帝力量以同樣的方式使一切創生物充滿生機。當這種力量從身體中抽離時,我們就不得不離開這一個身體;所以你們知道,我們都是光的孩子,不是兩個光而是一個光,這種「力量」是我們的源頭與支撐力,被稱為「上帝」,祂就是光。卡比爾已經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不能看見上帝,他說:「只要我們認同印德利亞斯(Indriyas),即外馳的感官,我們就不能看見祂,只有當我們超越它們時,我們才可以看見上帝。

所有的明師都說同樣的事情。

卡比爾在相同的上下文中進一步說:「我看見彌滿一切的光在我內邊,也在一切創生物之中,然後我所有的疑慮都煙消雲散了。」上主克里希納在博伽梵歌之中說同樣的事情:「在所有一切之中看見我,也在我內邊看見所有一切的人,他是我親愛的夥伴。

所以你們知道,我們所有人都是相同的光的後代,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沒有高,沒有低,所有人都以同樣的方式出生,對這點有任何疑問嗎?那麼二元性在哪裡?當一個嬰兒出生時,我們不能辨認出它是印度教徒,或是穆斯林。讓我們舉棄嬰之家為例,棄嬰之家是收留被遺棄的兒童的地方,當那裡收到一個孩子時,那個孩子並沒有攜帶識別的標誌,以表明它是印度教徒還是穆斯林的孩子,正如上帝所創造的樣子,它就是一個人,這是一項事實,需要任何理由。

所以我們都是一體的,對於這點我們無需證明,只是在密切認同身體外馳感官的現狀下,我們沒有覺察到祂,這就是二元性存在的原因。在身體和心智上,我們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我們有一個身體,而且我們有一個心智,但我們是一種能覺醒的實體,靈魂;我們的身體和智力有了進展,我們卻感到不滿,因為我們不認識我們真正的自我,那就是我們是光的孩子。人是偉大的,有一次「至高無上的存有產生了一個希望:「我是一,讓我成為多。

因為祂的一個思想波,整個創生物就存在了;正如拿納克古魯所說:「有一個永恆的源頭,從這個源頭流出無數的溪流。

祂是「大光,我們都是那光的孩子。當祂可以通過單純的希望,也就是單單一個思想波,就創造出無數的星體時,我們,這能覺醒的實體,上帝同本質的實體,藉著從所有外在物中抽離,專注於內邊,難道連一個城市都能創造出來嗎?所有一次又一次來過的明師們都宣告:

哦,人啊!當所有快樂幸福的泉源正在你的內邊時,你卻執著於外在的標籤。上帝,至高無上的天父就在你內邊;父親兒子,兩者都住在同一幢房子 – 人身 – 裡面,但你,萬能者』之子,因為認同外馳的感官而在外面徘徊遊蕩;你要超越身體意識啊!

如前所述,每個明師都強調人類一體,為此,我們必須解放這個身體,認識自己,這是在我們身上所攜帶的各種組織標籤的唯一目的;我們忘了這一目的,並依戀著外在的標籤。相同的光在寺廟、清真寺和教堂裡點燃著,哪一種是好的光,哪一種是壞的光呢?為什麼這些衝突和戰鬥持續著?我們推崇寺廟、清真寺和教堂,但卻彼此爭鬥,這都是由於缺乏正確的知見。我們已經成為一體,這不需要證據去證明,但是我們卻忘記了這種「一體」。如果你想要第一手的那種體驗,你就要去找一位已經了悟這種在他自己內邊的一體的人,他會把你放置在向上的道路上,給你實際的證明:就是我們是「一,我們是光的孩子;他會打開你內在的眼睛,你會看到那在你內邊的「光」;什麼叫知識?錫克教神聖的的經典「古魯般尼(Gurbani)中說:「透過與納姆(Naam)聯繫,也就是與內邊的上帝示現力量聯繫,就能看到百萬個太陽的光。

那種光在你的內邊,所有的明師都說:「上帝就是光。

卡比爾說:「以前我曾對這點產生疑問,但當我看到那種光在所有人內邊時,我的疑慮都煙消雲散了。」


那為什麼互相爭鬥?如果你把兩個顏色不同的石頭互相敲打,它們發出相同的火花,那種火花有火的顏色;你可能有任何顏色的乳牛,黑色、褐色或紅色,牠們牛奶的顏色一樣都是白色;我們可能有各種形狀和顏色的標籤和徽章
- 我們都是光的孩子;但我們忘記了我們自己,明師來喚醒我們,我們都是一體的,我們必須了悟那種「一體」。首先我們是人;當我們成了印度教徒、穆斯林、基督徒、錫克教徒、佛教徒和耆那教徒之後,標籤才出現,然後我們有東方和西方的標籤,並且成為國家和民族的誠心奉獻者,除非我們超越這些標籤,否則我們不能了悟上帝。我在進行第三次世界巡迴之旅的期間,有人在電視採訪中問我:「我們如何才能鞏固一體』?」我說「當人可以超越『主義』與他們攜帶的標籤,而且國王與總統超越國家時。

標籤只是指出人為了自我知識上帝知識」所加入的那種學校;明師從來沒有給任何的標籤,在祂們死後,為使更多人可以從中受益,才成立社會團體以鮮活的保存祂們的教誨,這時候那些標籤才出現;那些標籤因為崇高的目的而形成,但同樣的這一種這良好的舊習慣自身腐化了,而隨著時光的推移,社會團體出現了停滯,接著墮落。明師一次又一次來復興這種相同的古老教誨,祂們呼喊出來:兄弟們,醒醒!你們已經忘了你們自己,你們還要睡多長的時間呢?

祂們看到內在的真理,然後從那種層面說話;因此,祂們所說的百分之百是真實的。

外在宣揚的是真實的,但沒有第一手的體驗就沒有說服力。留在你所屬的團體,並保留你的形式與一貫的形式,這些都只是為了顯示人應該認識他所加入的特殊團體的目的,而這團體就是以自己信奉追隨的明師命名的。留在一種團體中是一種祝福,否則就會產生墮落;但當人留在一種團體中時,他應該遠離狹隘主義,避免心胸狹窄,因為那會轉而導致欺瞞與謬誤。

這次世界會議的基本目的是讓所有人明白,我們已經成為一體,但我們已經把一體遺忘了的事實;這是所有明師的基本教誨,這也是保持祂們教誨的活力所設立好的形成物。最高等的知識就是了悟一體天生就在我們的內邊,各種崇拜的場所 – 模仿頭造出的圓頂狀寺廟、鼻狀的教堂、額頭塑造的清真寺,以及其它種類 – 全都參照人身 – 上帝真正的廟堂。他們都只是想提醒所有那些內在的眼睛沒打開,而且看不到這種「光在你內邊閃耀以及這種「音迴盪在你們每一個人內邊這一事實的人;了悟到「光音兩種本源,也就是上帝示現力量的人,對他們而言,身體是上帝真正的廟堂;而人能在一位有權能的明師身邊了悟這一點,因為有權能的明師在人身中已經了悟上帝。

這就是明師所給予我們的,祂們給了我們與真實進行第一手直接的接觸,祂們來讓看不見的人看見,而看外在的人可能是看不見的人;只看外在的物質現象的那些人,從他們的角度來看,他們全部都是盲人,你不覺得嗎?如果你的頭腦只一瞬間靜止,然後所有的念頭被消除了,你會感受到這種壓迫性的盲目。拉瑪克里希納帕拉罕薩有一次舉了一個例子,一棵樹上有許多的小鳥坐在支幹上,如果有人拍一拍手,所有的鳥兒就會飛走。我們心智的儲水槽裡面充滿「撒姆斯卡拉(Samskaras)或無數次前世的印象,幾分鐘前一些薩度在臺上拍手,除了「我們所有人都是一體的這一念頭以外,希望我們拍手來消除所有的念頭,誰的腦海裡對這一點有任何的疑問嗎?如果有,讓他找到一位已了悟內邊一體的明師,祂會打開你內在的視覺,讓你看見,那將消除所有的疑慮,讓我們都向上帝祈禱:

哦,上主!哦,全能的上帝啊!不論您是誰,以不同的名被人稱呼著!

唯有通過您的恩典,我們才可以從長久的沉睡中醒來。

卡比爾說:「醒醒,哦,瞌睡蟲,醒來呀!沒有時間睡覺了。

這是在你面前一再出現的功課,這是給予整個世界的訊息,也是給予我們現代所有弊病的靈丹妙藥。我在西方接受採訪時有人問:「我們怎樣才能避免原子戰爭的災難?

我告訴他們:「當國王們和總統們超越國家的時候。

然後他們問我,是否願意與他們的總統會面,我告訴他們:「嗯,這是我的信念,當然,我願意與你們的總統會面。

我還告訴他們,他們應該不僅照顧他們自己的花園,也要幫助其他的人,讓他們的花園裡面開滿花朵。這是正確知見的問題,正確的知見會導致正確的思想,而正確的思想會導致正確的言語和正確的行動。留在你自己的組織裡面,但要超越身體意識;上升到宇宙主義之中,而躍入「高境界;知道你們已經成為一體;這三件事都已放置於你們面前有著同一目的 - 沒有打破任何現有組織或建立一個新組織的意圖。明師不會干擾社會團體:「祂們不是來毀滅,而是來圓滿的。

明師在各種組織成立之後,祂們都是一體的,祂們的教誨完全相同。如今天早上我所說的那樣,讓我們向上帝祈禱,祈禱上帝來喚醒我們。誰可以喚醒睡眠中的人?上帝或示現在人內邊的上帝,換句話說,就是一位「神人。

我對你們來自印度或遙遠地方的所有人都充滿著愛與敬意。所有來自東方或西方的明師,祂們的教誨是相同的。我心中對所有目前在這裡,以及將來可能前來的明師,充滿著愛與敬意,祂們是上帝一次又一次派來的,祂們人類從狹隘主義和狹窄心胸的沉睡中喚醒,拿納克古魯在此背景中降臨,而最近則是索米維威克難達,當他從國外訪問回到印度時,他舉起雙手說:「哦,印度教徒!哦,穆斯林!你們都是我一個人的。

所以我所說的不是新東西。我想要求你們所有人,無論去到哪裡,把所有你們在這裡聽到的都傳播出去,從屋頂宣告,世界上可能存在和平幸福。所以我向上帝祈禱,你們也和我一起向上帝祈禱,希望祂賜予我們祂的特別恩典,並提供我們「真實的第一手體驗。擺在我們眼前的理想是:

我們所有人都是一體的!

 

英迪拉甘地總理在世界會議的公共會議中演說,1974年2月5日

 

我們每個人是一體的,這是真的,但我們尚未成為一體,什麼時候才會成為一體?就是當我們看到祂在所有人內邊,而所有人在祂內邊的時候。

 

聖基爾帕辛

 

聖基爾帕辛參觀醫療所
s309 Sant-Kirpal-Singh-Bio1-133-India-4
Sant-Kirpal-Singh

聖基爾帕辛視察醫療所聖基爾帕辛參觀設立在德里拉姆利拉廣場的基爾帕順勢療法免費醫療所,以及營地醫院。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