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德國

在聖基爾帕辛回印度途中,祂在柏林和波昂停留,做了幾場談話。聖基爾帕辛完成祂的第一次巡迴之旅之後,1955年11月5日回到德里。


我在第一次世界巡迴之旅期間回印度的途中,同意臨時到德國進行一個未經安排的訪問,一位和我一起的人說:「但是,那些人沒有見過你,如何認 出你來?至少在別的國家旅程都經過準備,即使他們因為你的衣服而認出你來,你怎麼認出他們?」我回答說:「派我來這兒的人會做好安排-我為什麼要擔心?祂 會安排一切來接我。」祂會安排一切來接我

當飛機在德國降落時,有一小群的人正等著我,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朵玫瑰,我說:「看吧!那是來接我的人。」他們跑過來詢問我們行李的事,並且告訴我 們,車子已經準備好正等著我們。因此,祂自身做祂自己的工作,任務委託自祂,祂透過祂所選的人工作,可能是一個人,可能是千千萬萬人。

聖基爾帕辛

 

摘錄自1955年12月薩特勝德需月刊「第一次世界巡迴之旅– 德國」的報告,由旅行團成員敘述。

10月16聖 基爾帕辛清晨搭機飛離倫敦,下午2時降落在柏林,有一些徒弟在機場等候聖基爾帕辛,他們以鮮花迎接師父。晚上在漢斯女士的家舉辦一場歡迎會,許多團體的領 袖與代表聚集在那兒聆聽師父的談話,談論人生最高的目的。簡短的談話之後,有人問了許多問題,師父也一一回答。一個柏林的靈性聯盟的領噵者變得非常興奮, 想要讓師父捲入一個靈性話題的熱烈討論之中,但是師父就像一個父親遷就一位自以為知道所有事情的小孩一樣,只是不停的微笑,幾分鐘後,這位靈性聯盟的主席 漸漸接受師父以祂平靜與甜美的方式下所說的一切,師父再度給予簡短的談話,說明祂的使命。晚上師父受邀聆聽一位知名的靈性治療領袖的演講,他用德語演講, 但是翻譯員M莫佑把那位靈性領袖所說的話都翻譯出來。

10月17 32個人來參加晨間靜坐,那天晚上參與熱烈討論的那位靈性聯盟的領噵者也來了,所有人都得到超境界的體驗,而且也都滿意。下午一位名叫尼可萊席默曼的84 歲老人來見師父,他來自瑞典,50年前是俄國托爾斯泰的一位好朋友,那時正在從事村莊的改革工作。他見過大蘇菲領導人伊納亞特汗,並接受伊納亞特汗的印 心,但沒有獲得體驗,可是因為他對於內邊搜尋較高等的知識認為很重要,所以一知道索米濕婆南達他就接受他的印心,但是卻仍一無所獲;可是席默曼不放棄希 望,持續尋找,耐心等待上帝的意願;由於「全知者」的偉大恩典,最後終於在今天被領到祂的足下,而祂就是一切。這位84歲的老者來了之後,進入師父的房 間,兩小時之後出來,像換個人似的,內心再度帶著希望而昇揚起來。下午4時,許多人聚在一起聽師父說話,而席默曼是問師父最多問題的人,這天晚上有兩人因 為必須前往俄國邊界無法等到隔天早上,因此師父就為他們印心。

10月18 師父當天花了大部分的時間整理和發送一些回覆郵件,並收到波昂來的飛機訂位。傍晚五點許多新人來聽師父說話,向師父問了許多問題,一如往常,師父回答到他們完全滿意為止。

10月19 今天晚上在一個大廳開始一系列的談話,那個大廳為此目的而租用,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大廳,有500個座位,每個座位都坐滿了;祂從頭到腳穿著白色的衣服,以 及一件幾乎黑色的深藍色外套,外套被白色襯托而凸顯出來,使照片完美無暇,師父所有的談話都是站在台上,旁邊是翻議員。師父今晚論及所有的外在宗教與它們 的目的。

師父說:「上帝給予所有人同等的恩典,所有人類外在的形體與內在機制都相同,而且以同樣的方式運作,不可能有東方人能了悟上帝而西方人不能的問題, 因為所有社會性宗教都是為人所造,所以能不能超越人本身所造的這種束縛,汲取它真正的意含,由人自己決定,此真正的意含為:愛上帝以及愛全人類。如果我們 能做到這點,那麼使我們更接近上帝的其它事項將會自動隨之而來。上帝,此全知者,看見所有人與一切事物,假如找尋上帝者,即使在找尋中只有一點誠意,上帝 也會設下計畫,不是把他帶到我們稱為一位明師的上帝代表身邊,就是派明師到他那邊。所以現在所需要的只是真誠與真實,而其他的就留到全知者的手中。研究這 門靈性的科學,我們才能了悟上帝,我們應該直接去到一位實際的人的照顧下,因為他已經了悟自我,也了悟上帝。從一位自身對這門科學的實際面一無所知的人身 上學習這門科學是極具高度危險的事。大部分的老師都只是受雇的工具,他們只能敎你人家告訴他們要敎的東西,他們因為怕失去賺取麵包錢的方法而不敢做其他不 一樣的事情;有少數人真誠的敎聖典所記錄的內容,但這些人也無法對人有多大的助益,因為以這門科學而言,一位了悟的人是必要的,然而他們卻不是那種人。」

「最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學習坐在一個共用的地方」,師父說:「在我們生活在社會性宗教中的當時,我們能透過一位那類的明師學習靈性,明師來使人人成為一體,而不是分離人,如果我們能學習這樣做,那麼上帝的王國將必定會降臨地球。」

10月20師父利用下午處理聯繫事項。晚上大廳一樣是滿的,今天晚上師父談論「生命更高的價值」,以及「人啊!認識自我吧!」。聽眾問了許多問題,師父使大家了解到認知自我的重要,因為那是認知上帝最重要的事,也解釋了物質性、智性與靈性生活的相對價值。

10月21由 於昨天晚上的談話結果有50個人來參加晨間靜坐,所有人都獲得體驗。晚上大廳座無虛席,師父仔細談論「上帝的王國」,「單眼」以及「蘇拉夏白德瑜珈」,蘇 拉夏白德瑜珈就是自然的瑜珈。談話結束,大家謝謝師父說,他們第一次理解到聖經真正的意義,欽佩者拿出一百本以上的小冊子給師父簽名,那是分發給大眾的小 冊子,裡面都有師父的照片。

10月22今 天早上有22個人印心,所有人都有體驗。白天處理聯繫事項。晚上考爾夫婦因為師父居住他們的屋子,使屋子受到祝福而過來謝謝師父,師父說,祂來住這棟房子 不是把它當作陌生人的房子,而是把自己孩子的房子,當作祂自己的房子,而不是當作陌生人的房子。然後他們討論未來進行的工作計畫。他們請求允許把「人啊! 認識自我吧!」翻譯成瑞典文,尼可萊問,他是否能在瑞典從事師父的工作,師父,這位摯愛的上主,始終帶著至高無上的謙卑,祂說,這是師公的恩典運作的方 式。

10月23早晨4時所有的弟子聚集在客廳,師父作了一個告別談話。所有人都從師父的肉身感受深刻。早晨8時搭機飛往波昂,早晨10時抵達杜塞朵夫。

10月24下午一些人前來問候,一位名叫羅伊的大學教授來這兒訪問。晚上在印度協會會長席狄克先生的安排下,在一所德國的學校大廳作了一場談話,大約一百位受到特別邀請的人蒞臨,有神學教授與其他學院的教授;師父談論「上帝父親的屬性,人類的手足之情以及上帝的王國」。

10月25今 天晚上O.P.馬侯特拉夫婦舉辦了一場茶會向聖基爾帕辛致敬,受邀的有印度大使與印度使館的人員;所有人都蒞臨了,他們和師父做了將近兩小時的長談,話題 是靈魂的科學。師父建議大使讓祂和所有在德國的印度學生會面,讓他們掌握這許多相關的重要發展,並請他們為了他們國家的好名聲過一個作為模範的生活;因 此,接見他們所有人的會談已都安排妥當。

10月26今天晚上一位德國人前來,他有過多年的尋找,但是打坐25年卻沒有收穫的,祂和師父談過話之後,完全肯定這個自然的夏哈吉瑜珈是最好的。

10月27 - 30日:人們每天早上來打坐,10月30日有18位男女來印心。

10月31師父整個早上都在處理聯繫事項。晚上祂對所有弟子做了一個告別談話,大家聚集在一起,聆聽祂離開德國回印度前當面給予的最後訊息。

祂告訴他們,現在他們已經得到非常大的祝福,那就是被放置在這條回歸上帝的道路上,他們從此應盡他們所能,繼續不斷的花更多時間在日常練習上,他們 每進一步,師父就會幫他們前進千百步;然後師父說,要遵守思想、語言與行為的貞潔,對所有人寬恕,用愛遺忘,如果因為別人傷害你,而你想懲罰別人,那麼, 就用愛懲罰;愛是你能武裝自己的最強大武器,愛甚至能擊碎恨的堅強堡壘,因此應該愛所有人,不要怨恨任何人。師父總是說:「怨恨罪惡,但不怨恨犯罪的人。 假如能遵守所有這些事項,在回歸上帝的路上所存在的障礙將會被移除,內邊的黑暗將會轉成完全的光。」

11月1由於惡劣的天氣飛機延誤,使得聖基爾帕辛不得不在機場等候2個小時半,有些弟子來到機場,站在機場直到飛機起飛。

師父在日內瓦機場喝了茶,然後有一項公告說,飛機因為引擎故障將會延誤,直到公告前馬哈拉傑吉正四處走動著,焦急的等候一位應該來機場見祂的女士,她是一位巴巴薩望辛吉的老弟子;公告之後所有的旅客被帶往旅館過夜。

 

11月2早 晨6時45分離開旅館,然後8時起飛,在開羅機場吃中餐,停留兩小時後再飛往印度。當馬哈拉傑吉步入飛機內時,祂說:「他們應該更換飛機,因為引擎已經損 壞了。」但是我自以為是,而且自以為聰明的說:「不,馬哈拉傑吉,機械的每個部分在起飛前都被徹底檢查過了。」祂把臉轉向我,面無表情,眼睛顯出如同嬰兒 般的天真無邪,祂說:「是這樣嗎?」當我們試圖在祂面前搬門弄斧時,我們自己將變得多麼的愚蠢啊!因為從接下來的一小時內所發生的事就可以得知了。

飛機起前,一如往常,每個人都被告知要繫安全帶,所有人都拿起帶子圍住腰然後繫上,此時馬哈拉傑吉做了一件非常奇特的事,就是問祂時,祂先是笑著回 答,帶著祂那美麗而靈動的眼睛,像兩顆亮星一樣的轉動著,從祂那邊得到的回答是-「哈祖爾已經拯救了大家,難道還不夠嗎?」但是那天當大家用帶子把身體綁 住身體時,馬哈拉傑吉卻很快的用帶子綁住兩個膝蓋,當人家問祂時,祂說是腳痛,於是祂盡可能的用帶子綁緊膝蓋,祂很平靜的坐著,然後祂突然說:「我們應憶 念上主的名號。」然後微笑著說:「這樣我們才能平安抵達印度。」

當駕駛員找空中小姐過去時,飛機已經飛了15分鐘,空中小姐離開駕駛艙時,表情看起來很焦慮,可看出她被某件事情嚇到了;然後廣播的聲音出現了,由於引擎故障,飛機正在折返,我們那時離著路點有150英里。

大約十分鐘過後,馬哈拉傑吉做了一件奇怪的事 – 綁在師父膝蓋的安全帶無意間鬆脫了,馬哈拉傑吉開始做這種動作就像一個在快速行駛的車中握住方向盤的駕駛作起白日夢,然後醒來之初發現自己筆直的向前面的 東西撞過去一樣,他起先發現假如他不快速打方向盤,那麼,在那種撞擊下,就只有等死的份;師父就是以同樣的方式,不自主的動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 帶子兩端,纏住雙腿綁緊,祂臉上的肌肉再度變得緊繃,雖然祂身體內部的緊張度只持續數秒,但見到這種情形使我覺得非常奇怪,引起我一個想法,然後突然領悟 到,如果師父沒有在飛機上,所有的乘客將在一場可怕的意外中喪失他們的性命。接下來,所有的燈都熄滅了,飛機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所有的乘客與機組人員都存 在極度緊張當中。在幾分鐘之後,一個引擎完全失去作用,第二個也快要熄火了,所以飛機往下滑翔,在那種情況下著路是最困難的,所以,現在一個奇妙的奇蹟 (我請你們大家原諒我把這件事情叫做奇蹟,因為即使你只瞭解一點點師父的力量,你也會責罵我這可憐的人說:「你親近上主這些時日之後,還把這件小事稱為奇 蹟?」)但是目前為止我沒有其它適當的字眼,總之,不管那是什麼,今天我都對偉大的上主有說不出的感激,因為祂對整個世界生起了如此的憐憫,而拯救了祂所 搭乘的那架飛機。僅僅在著路前五分鐘,第二個引擎也幾乎熄火,突然間,第一個引擎開始轟鳴復燃,駕駛員很成功的做了一個漂亮的降落。

再度降落開羅之後,當馬哈拉傑吉知道祂必須在開羅過夜,直到隔天才能搭機之後,祂變得非常焦急,祂帶著焦急的聲音告訴機長:「我必須在明天之前抵達 印度。」所以那個人說:「我們將設法讓你搭上下午3時起飛的T.W.A.」,但是他建議馬哈拉傑吉在旅館過一夜,休息一下比較好,因為那是第二天的持續飛 行,而且每個人都很累了,馬哈拉傑吉說:「休息對我來說,那時我心愛的同修正在不停的數著時間,在印度焦急的等待著。」所以正當所有其他旅客睡在舒適的床 上時,祂則整個晚上都坐在椅子上,不然就是四處走動著。那天晚上,看見祂對人的偉大的愛,讓我們明顯的感受到我們的不值得。

11月5回到德里,完成祂第一次世界巡迴之旅。

全文:

勝基爾帕辛 –「1955年我碰巧去了柏林」

Sant-Kirpal-Singh-1.-World-Tour-Germany

真正的宗教是為所有人類的,而不是為任何一個特定的團體或教條所保留的權利。一會性宗教裡的人能認識上帝,就如同所有各級學校的門是為全人類而開的一樣,上帝公館的們同樣永遠為所有真正的找尋者開著。

聖基爾帕辛

有一次在柏林,我的談話正被翻議員從英語與翻成德語,聽眾告訴翻譯員停止翻譯,因為翻譯是沒必要的 - 「我們從祂的眼睛所理解更多。」眼睛是靈魂之窗,它們是傳送陶醉與意含的所在。

聖基爾帕辛

我的第一次西方的巡迴之旅只花了四或五個月,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整個西半球的國家產生重大的覺醒,生起一種追求真理的真正的浪濤,而當他們有這種澎湃的浪濤時,還存在著更多加諸他們身上的敬意。

聖基爾帕辛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