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目前位置:HOME世界巡迴之旅第一次世界巡迴之旅美國的情形

美國的情形

 

我以人對人的方式站在你 們面前,我就像你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一樣,當然,每一個人都從上帝那兒獲得同樣的恩典;我以一種關於我自己的「大我」的方式獲得發展,我在我的師父跟前所 學到的有關我自己的「大我」,真正的「自我」,我將展現在你們面前,如此一來,那些政再找循真理的人就可以找到一些引導。

聖基爾帕辛

­

 

當我第一次到美國時,一位科學家走過來,他講了很久,加上冗長的討論,總共花了五個小時,他說的話我全都聽進去了,然後我就詢問他:「你們已經製造 出能量了,但是你們能製造出一盎司的覺知嗎?」他說:「不能。」他說得對,然後我告訴他:「嗯,兩個半塊的麵包能合成一塊麵包,一百個傻瓜加在一起能合成 一個聰明人嗎?」他說:「不能。」…「在能量的範疇中,你們已經做出那麼多的發明,但覺知方面卻半點都沒有。」然後我再問他問題:「你們分析過物質嗎?你 們發現什麼?」他回答說:「發現元素。」然後我問他:「你們分析過元素嗎?」…「有。」…「你們發現什麼?」他說:「我們發現原子。」我進一步問:「你們 能進一步分析原子嗎?」他說:「能。有某種東西沿著圓形軌道以一種快速的方式繞行,一圈又一圈。」…「你們在那裡面發現什麼?」…「一些聲音。」你了解了 嗎?現在他們也發現了光;然後他來回踱著步,參與這個討論的人都說他絕不會改變心意參加隔天的印心;他是第一個轉變的人,而且獲得最高的體驗,然後他邀請 我到他的科學協會,我不得不做了一場談話。

我所有的談話都是免費的,但是通常參加談話的人會付一些錢 – 有時候藉著談話中的收集,或藉著談話前的購票。當我收錢的籃子撤走時,有人問我,我是否不是為自己而要錢,我說:「對。」在美國第一次談話(神和人)時, 一個人(俄國人)想捐五千元,當我問他原因時,他說我做了一個非常精采的談話,他想捐助這項工作,我告訴他,這是上帝的禮物,而就像所有大自然的禮物是免 費的一樣,所以應該免費的送出去。一位明師的話有任何的版權嗎?一位真正的明師所說出來的話都沒有版權,當人家看見我所有的談話都真的免費時,他們無法理 解我追求的是什麼,我解釋說,這個身體是上帝的廟宇,我們已經遺忘了這點,我來這兒是為了喚醒這個記憶,因此每一個人都應該回復他們的本性,知道他們真正 的面目。

現今世上充滿假冒的明師,多到人們厭倦了「明師」這個字眼,人願意犧牲一切 – 他們的錢、他們的財產,就只為了見到上帝的光,他們被人家用希望和承諾搪塞,然後人家告訴他們,他們不適合那種方式;最後他們發現那些(假冒的)「明師」 和自己一樣所追求的是物質的財富,他們所過的是和自己一樣的感官的生活;當然這導致強烈的反感,然後就說,明師完全是一種騙局。

聖基爾帕辛



給同修的信

1955年6月17日,馬里蘭州銀泉市


親愛的德里薩桑(我的生命):

承接上一封我的信,容我陳述再華盛頓紀念碑周圍草地上舉辦的一場薩桑,開始時,一場小雨,下了然後停住,我告訴聽眾,無論何時以我的師父巴巴薩望辛 吉馬哈拉吉之名而行的任何事,祂總是和雨一起下來。那場談話整整進行了一個小時,主題是「什麼是去見上帝的先決條件」。然後雨又下了下來,坐著的人全部都 淋溼了,仍有一些人繼續聽到我談話結束。哈祖爾的恩典完全而徹底的運作著。今天晚上在好友聚會所的談話,我討論了「我們是否能見上帝」,他們驚訝不已。

通常談話是在每天晚上七時三十分到十時。起初是在這裡的房子裡,但是現在因為聚會的人日益增多,這棟房子已容納不下他們,所以,代之以一個巨大的廳堂,而從昨天開始薩桑就在那裡舉辦。

任何有幸來與我密切接觸的人,就是無法抗拒我,我認為上帝的光無法遮擋,對真實的追尋者而言,當他們來到我這兒時,那是他們找尋的開始與結束。我從 未見過這裡的人們內邊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有那麼顯著的改變,因為從一開始,有些人把智力磨到如剃刀邊緣那麼利一般持懷疑的態度,並且拿最深思熟慮的難題問 我。他們真的用那種即使是一個最博學的人也可能不會想回答的問題來砲轟我,但是透過明師的恩典,我沒花多少時間,用一種輕而易舉的方式回答,並使這些回答 變得非常淺顯易懂,而且也以一種簡單的方式,讓他們受到震撼而進入覺醒狀態,這確實讓他們感到錯愕。在這十三天內來批判我的那些人,現在則坐在腳邊,像口 渴的人以明師內邊的嘴唇所傾倒出來的東西解渴一樣;他們都期待這樣的愛與奉獻,這是親近所有強大的真理的結果,因為每天早晨都提供所有不論是印過心或沒印 心的人靜坐, 耶穌基督和明師的光明體一起顯現給許多新來者,所以祂也正在幫忙把人帶向明師。新的人一天天的被吸引過來,哈祖爾巴巴薩望辛也向一些人顯現,他們甚至從來 都沒看過祂的相片,然後他們從拿給他們看的相片中認出祂來。

我受到WTOP電視台的人邀請,所以我在13日(星期一早上)上二十分鐘的電視,談論有關宗教的本質與非本質;宗教的本質全都是一個 - 上帝的愛與人類的愛。他們現在想拍我的影片,而且真誠的希望我再度上電視台,我希望我會同意,因為這是使美國人以及已經準備好可以知道那些訊息的那些人, 看見並且知道偉大的明師巴巴薩望辛吉馬哈拉吉的訊息的唯一方式,畢竟有人仍把他們置放於回歸上帝的道上,正如同過去的明師所演示的一樣,因此沒有必要為他 們感到絕望。我的其中一個談話在電台播出,主題是:有一個對全人類都一樣的回歸上帝的方法,這個方法從你超越身體開始;另一個談話正在今晚播出。

我被拍了很多的照片,我想幾天內我將會是被拍最多相片的人,而報刊 – 你們一定無法想像我的日子過得有多麼忙碌!當我見到你們的時候,我會讓你們看一些新聞的剪報,我已經請卡納把那些剪報保存好。

有些人懷疑師父是不是基督的轉世,有人已經把他當作是基督,有人甚至認為他比基督還偉大,我只回答他們:「我是一個和你們一樣的人,只是經由我的師父的恩典,而在靈性之路上獲得了發展罷了,我正要把我從我師父聖足下所學到的東西拿出來給你們。」

梅荷巴巴運動的主席今天來和我會談,我和她談了很久,她邀請我參加一場梅荷巴巴成員的會議,我答應她會去。

1955年6月19日基督教青年會總部邀請我以「原子時代中的靈修」為題作演講,參加者來自許多國家;同一天早上十時我在蒙他拿州威爾南基督教衛理 公會的協助下為他們作了一次談話。當天晚上也將在貴格會教會的好友聚會所舉辦薩桑,將有許多人參加。電視攝影師將會來拍攝16毫米影片,影片將在下週六6 月25日的電視節目中放映,而且也會介紹明師與祂的團體。

請轉達我最誠摯的愛與最大的祝福給道場裡的每一個人以及參加薩桑的所有人。

 

摯愛你們的基爾帕辛

一位術士在我第一次旅行到芝加哥時,來到一處早晨靜坐的地方,他是一位歐洲來的最高等的術士,特別被邀請到美國來,目的是要讓我失敗;他說:「你們 正要進行靜坐,我可以靜坐嗎?」我說:「好,來吧!」就讓他靜坐,他坐在邊邊用盡一切辦法來對付我,什麼事都沒發生,但反過來他卻頭栽倒在地上,失去知 覺,旁邊的人得在我雙臂中讓他甦醒,然後把他放在床上,安撫他,「嗯,不要在意,你會沒事的,不要擔心。」反作用力產生了,當一襲浪潮打來,碰到一面岩 牆,浪會退回去;假如那裡的是沙,那麼那道浪潮就會穿越過去;所以因為反作用力,他失去知覺而倒在地上。他是其他團體的跟隨者,特別專心致力於那種目的; 我幫他做治療,給他藥物使他恢復過來,後來他向所有在場的人說:「我有史以來第一次看見基督的愛,以前人家告訴我的全都是錯誤的。」現在他逝世了,即使到 現在他的妻子還會寫信給我。

我在華盛頓時,他們安排了一場會議,共同的目的是表示東方與西方兩者的觀點。他們選我當東方的代表,還提名一個人當西方的代表,這位代表必須是法國 人;可惜他來不及參加,所以他們對我說:「好吧!我們讓你當東方與西方兩者的代表。」我告訴他們,人們說:「東方就是東方,西方就是西方,兩者一定沒辦法 交集。」但是我說,這是我們的分別,因為我們已經造出了東方和西方,事實上沒有東方,也沒有西方,上帝造出一種創生物,所有的國家就是我們天父的房子裡頭 那麼多間的房間。飛機消除了所有的距離,如果我們今天從這兒起飛,隔天我們可以到達英國,第三天就在美國了,所以我們所有人都住在我們天父的房子裡頭。

我在洛杉磯待了幾天,一個眼盲的醫生來靜坐,盲人也有光,那只不過是反轉的問題;靜坐之後他承認:「對,我看到光了。」因此那種光在所有人的內邊。

聖基爾帕辛

 

巴巴薩望辛的誕辰

 

1955 年7月27日聖基爾帕辛已經安排在哈祖爾誕辰當天的吉辰向同修說話,這場談話將在1955年7月27日印度標準時間晚上七時25.42米短波,由錫蘭美國之音轉播到印度。

親愛的同修:

在這哈祖爾巴巴薩望辛吉馬哈拉吉,我靈魂所摯愛者的誕辰吉日,衷心的向你們每一個人 - 不論老少,同等祝賀,並獻上最崇高的祝福。我在飛機上,離開芝加哥前往博蒙特。

雖然我肉身不在你們身邊,但是我在那邊每個角落看著你們。

獻上最深的愛給你們所有人

基爾帕辛

 

 

在教堂裡的談話

我在國外的旅途中,許多的談話是在教堂裡面,當我引用聖經時,人們感到很驚訝,他們這樣覺得:「我們也讀過聖經,但是我們沒有掌握到重點。」有十二 位或十四位主教印心。他們不允許屬於其他團體的人在教堂裡面從事演講,但教會當權者卻邀請了我。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演講是在教堂裡面,他們歡迎我,並且說: 「聖經裡面紀錄了這個教誨,但是我們沒有認識到這點,我們的聖經需要新的詮釋。」一位牧師竟然說:「我已經掌管一個長老教會40年了,但是今天我有史以來 第一次知道了聖經所要表達的東西。」他走過來,眼中含著眼淚在眾人面前向我鞠躬。我要告訴大家,所有的一切榮耀與讚美應該都要歸於所有過往的明師,這些教 誨是他們給予我們的。

人最偉大的研究是什麼?是神學嗎?我會說不是。是了解布萊克史東還有其他以前的偉大人物的定律嗎?即使這樣,答案也是否定的。是對莎士比亞、米爾 頓、狄更斯、伯恩斯等人作品的研究嗎?不是。是神秘主義、佛教、基督教、席克教,還是其他我們所研究的社會性宗教嗎?這類的作品是人類研究的最大目標嗎? 我的答案還是否定的。為什麼?假如你熟悉明師所留下來的所有經典,他們說了什麼?「人啊!認識你自己吧!」所以,認識人的內在與外在兩者是我們最偉大的研 究,人的最偉大的研究就是人。

聖基爾帕辛

 

 

一位有權能的明師的特徵

我曾接到一封信,現在仍保留著,這封信是在我回到美國時接到的,信裡面提到1934年我師父時代發生的一件事,一位女士寫道:「基爾帕辛1934年 在芝加哥碰到我,那時我提著一些水果,祂拿了一些水果吃,然後連籃子一起消失無蹤。」這位女士透過通信向每個地方詢問,那是怎麼一回事,她沒辦法查出來, 我寫信給她說:「這不是什麼新鮮事,那種力量能物質化,也可以化成音流形成肉身,也可以保持隱密。」這不是什麼新鮮的事物,不是一種奇蹟,而只不過是明師 權能的徵象罷了。

聖基爾帕辛

 

 

 

 

Kirpal-Singh,-New-York,-arriving-at-La-Guardia-USA-1955
Kirpal-Singh,-Washington,-Friends-Meeting-House-USA-1955

在西方有很多知識份子來聽我的談話,我滿腦子不停的懷疑他們怎會接受我的話;我盡力著重在教誨上。

聖基爾帕辛

Sant-Kirpal-Singh-1.World-Tour
Sant-Kirpal-Singh-1.World-Tour
Kirpal-Singh,-with-a-disciple,-USA-1955
Kirpal-Singh,-with-children,-USA-1955

閱讀全文:
「神和人」 – 聖基爾帕辛1955年9月在費城所做的四場談話中的第一場
「生命更高的價值」– 第二場談話
「上帝的王國」– 第三場談話
 「最自然的道路」– 第四場談話

Kirpal-Singh,-during-a-talk-USA-1955
閱讀全文:
剪報

全文:
聖基爾帕辛 – 「巴巴薩望辛生日訊息」

文本 –「巴巴薩望辛生日訊息」

Kirpal-Singh,-somewhere-in-USA-1955
Kirpal-Singh,-with-disciples,-USA-1955
閱讀全文:
「我們當前需關心的一個課題」 – 1955年8月14日,加州聖荷西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