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目前位置:HOME世界巡迴之旅第二次世界巡迴之旅德國 - 奧地利

德國 - 奧地利

 


聖基爾帕辛在1963年6月8日離開印度開始祂的第二次世界巡迴之旅,然後抵達德國的法蘭克福,從那裡開始祂的歐洲巡迴之旅。

當前的這個巡迴被當成是我師父對我期待的延伸,祂催促我為所有人類設立一個共通的場所,不限於他們所屬的任何一個宗教。他們同樣都是人,他們更是被 包覆在肉體內的的靈魂,祂要我為所有人設立一個共有地,在那裡屬於東方或西方所有宗教的人,能夠在同一塊土地與同一片蒼穹之間坐在一起。因此,可以說所有 過往的律西與明師所教導之老而又老的真理之眼前這項「更新」,或是「復興」,因為祂的恩典而被呈現出來了。

聖基爾帕

 

德國


法蘭克福

六天以來,聖基爾帕辛一行人成為和諧生活協會主席詹馬博士的貴賓,這個協會和世界宗教交流大會有相似的目的與信念,而詹馬博士邀請了許多著名的人士,包括政治人物、神學家以及大學教授,到他的住所去聆聽基爾帕辛的演講。

6月11日基爾帕辛和五位法蘭克福的報社代表舉辦記者招待會。

6月14日基爾帕辛在和諧生活協會的邀請下做了一場公開談話。師父抵達前大廳大擺長龍。師父演說的題目是:「愛,然後所有的東西都將加諸於你」。這場談話由齊默曼教授洗練的翻譯,他曾是聖雄甘地親密的朋友。

 

 

杜塞朵夫
聖 基爾帕辛從1963年6月14日晚上抵達杜塞朵夫開始,就進行了一連串極為繁忙的行程。由藍斯曼夏夫特奧斯普魯森(東普魯士被逐出者的協會)贊助的東普魯 士人的會議是這次行程最精彩的部分,許多來自宗教界、社會與政治界的領袖參與了這場會議,而聖基爾帕辛應藍斯曼夏夫特奧斯普魯森主席阿弗瑞吉爾博士之邀成 為榮譽貴賓。一位著名的英國聖公會牧師與英國教會「每人」雜誌的編輯瑞夫仁詹姆士訪問了聖基爾帕辛,他對世界宗教交流大會與它已進行的世界會議有著高度的 興趣。6月15日下午,聖基爾帕辛與祂的團體參加了為所有外國貴賓所辦的歡迎會。

一位阿拉伯國家聯盟的代表法庫薩先生非常有興趣的聆聽了師父的談話,起初他被師父高貴莊嚴的外表吸引,然後,最重要的是他被師父談話中,簡單而具有 智慧權威的內容所吸引,法庫薩先生聽到聖基爾帕辛是蘇拉夏白德瑜珈 – 靈魂的科學 - 的代表人物,而且能使靈魂在最初的打坐就與內在的光和音流連繫感到驚訝。法庫薩先生打從孩提時代即開始找尋真正的靈性之道,而且知道許多有關靈性的知識, 但是他做夢也沒想到會這麼幸運遇見一位在世的明師,一位能指引徒弟用正確方式超越身體意識,確實給予上帝示現力量第一手體驗的偉大明師。

一位瑞典國王的私交諾曼教授拜訪聖基爾帕辛,討論世界宗教交流大會,陪同的是波羅的海諸國的代表阿爾瓦侯恩先生,基爾帕辛略述了世界宗教交流大會的 信念,這位教授用熱心的話語做回覆:「我認為這是拯救人類的唯一希望,假如,人們如同貴國一樣,設法在『真理』中理解他們自己的宗教,他們自然而然就會調 整自己以瞭解其他的宗教,如此一來,所有在我們之間產生的種族困境將會很容易的解決。」

在訪問杜塞朵夫期間,聖基爾帕辛拜訪保加利亞東正教教會的大主教安德烈閣下時,大主教熱烈的擁抱師父,他簡短而熱誠的說:「久仰大名,我很高興見到 您。」大主教與聖基爾帕辛坐在一起討論同感興趣的靈性問題。大主教欣然接受世界宗教交流大會的副主席的職位,表明他願意在聖基爾帕辛建議下從事任何方式的 服務,邀請聖基爾帕辛在祂和祂的團體抵達紐約時,訪問大主教的住所。

6月16日聖基爾帕辛參加了杜塞朵夫大體育館的藍斯曼夏夫特奧斯普魯森(東普魯士被逐出者的組織)會議。超過20萬人參加這次會議,裡面

有許多場演講,包括了一場西德國防部長侯恩范赫塞的演說。

 

 

漢堡
在漢堡停留期間聖基爾帕辛獲頒「波蘭人民自由」最高榮譽獎章,波蘭奮鬥協會主席V奧林斯基先生讓祂成為一位榮譽會員,祂是獲得這項榮譽的第一位亞洲人。

奧爾登堡家族是德國最傑出,歷史最悠久的其中一個家族。為表示對聖基爾帕辛的敬意,奧爾登堡大公在距離漢堡兩小時車程的優丁公爵行館舉辦了一個歡迎會。在聖基爾帕辛私下的徵詢下,這位莊嚴而高貴的長者同意成為WFR的副主席。

波美拉尼亞婦女運動的主席芙勞朵琳討論了生活在「鐵幕」背後的人所面臨的宗教上的問題。她向聖基爾帕辛說:「那是眾所周知的問題,假如父母存在著繼續上教堂的困難,那麼他們的子女將完全忘記上帝。」

我們的薩特古魯要她放心:「如果父母有堅強的觀點,那麼沒有任何東西會損失。」祂告訴她:「這個世界可能會忘記上帝,但上帝永遠不會忘記祂的孩子, 如果人們在表面之下稍微看一下這些東西,就會發現,一天過一天,一種靈性的覺醒正開始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人開始打聽生命真正的目的,他想知道他是誰,他從 哪兒來,他往那兒去,以及他的生命目的是什麼。這些東西確實沒有必要過分擔心,因為上帝會做出對所有創生物最適合的一切事物;當然,如果所有的人都成為上 帝旨意的助因與管道,那將會是最好的。聖基爾帕辛停頓了一下,問說:「妳說『鐵幕』背後的人發現很難去教會敬拜上帝嗎?」芙勞朵琳點點頭。儘管在蘇聯高比 率的教友廣為人知,但是顯然在幾個共產主義國家對很多虔誠的人而言,還是存在很大的困難。

「上帝不居住在人的廟宇裡面,」聖基爾帕辛繼續說:「祂自身在人身的形體中造了一座廟,祂就居住在其中。人不需要廟宇來尋找上帝,雖然如此,這些崇 拜的場所還是有它們的價值,它們提供建築物給所有人坐在一起對上主從事甜美的憶念。當人們以甚深誠摯的心從事這些活動時,就幫助了我們所有人去愛每一個 人。我帶給所有人的訊息是去尋找內在的上帝,因為祂就住在每一個人的內邊;祂是我們真正的靈魂,我們不幸的朋友們應該意識到這一點,在這更大、更真實的信 仰下養育他們的孩子。如果有廟宇或教堂,去好好的善用它是沒問題的,但是我們也應該學著進入上帝建造的廟堂,找到在我們內邊居住的上帝。」

 

 

柏林
在 柏林,西柏林國會副主席赫爾米蘭堡曾問過聖基爾帕辛,因為政治生活繁忙而無法打坐或祈禱的人會怎樣?他們注定會得到靈 性上某種形式的懲罰嗎?聖基爾帕辛回答說,以誠摯無私的心為人類福祉而完成的工作就是上帝的工作;為了自私的原因對上帝祈禱與打坐跟違背上帝的意願是同樣 差勁的;為了人類的益處不停的工作的人,即使他們內在的發展因此而被忽略,也遠遠好過虛偽的宗教領導者,因為他們為了物質的利益而奉獻時間給上帝,從而以 上帝之名誤導人類。赫爾米蘭堡被聖基爾帕辛的話深深的打動,他握住聖基爾帕辛的手並且感謝祂。

6月24日,聖基爾帕辛一行前往西柏林。帕羅西柏萊進行導遊,提供極富助益與教育性的引導。當聖基爾帕辛看到東與西之間臭名昭彰的「牆」 時,祂深受感動。

「享有自由是每個人的權利,我們知道,石牆非用作監獄,鐵條也非用做籠子。鳥四處自由飛翔,心靈是自由的。人-神最高之創生物,因此必然是自由的。 做錯者必須償還,是自然不變的定律。凡主其事者必須為所有對人類的殘酷鎮壓、為所有的侵略付出。與此同時,我們享有生活與心靈自由的印度人,為那些無法享 有自由權利的人祈禱。我們知道他們的情況,我們沒有忘記他們。所有的人應有權自決,他們希望過生活的地方。心靈至上,心靈也將勝出!」祂強烈的肯定。

旅行團成員報告

 

波恩
聖基爾帕辛6月30日抵達波恩,舉行了記者招待會,一些主要的報紙發佈了師父傳播靈魂科學到西方的使命,以及世界宗教交流大會目的相關的新聞。聖基爾帕辛在波恩舉行了三次公開談話。

 

 

紐倫堡
在紐倫堡辦了三場有關靈魂科學的公開談話,每場談話都有數百人出席。這幾場談話獲得極熱烈的回應,許多人立即開始提出查詢有關獲取這項靈魂科學的印心方式。

第一次談話之後,一群印度學生來到後台,請求准許他們複製談話的錄音帶。這群印度學生解釋說,他們參加了一個討論全世界宗教的團體。除了來自各種宗 教信仰的發言代表列席外,在團體中也提問問題,但是如果觸及任何深刻的靈性或宗教問題,幾乎都得不到一個令人滿意的答覆。一個學生宣稱:「我是一個認真對 待宗教的學生。但直到現在,我都沒有遇到一個人,對不論簡單或困難的問題,可以像祂那樣,用直接而清晰的方式,給予如此有說服力的答案。」

7月9日上午,聖基爾帕辛離開紐倫堡前往慕尼黑。

 

 

慕尼黑
聖 基爾帕辛在慕尼黑受到許多報業經營者、報紙記者與主流雜誌代表的訪問,以極大的篇幅報導有關祂把靈魂科學傳播到全世界的談話。祂談到世界宗教交流大會的組 成,祂把它視為世界上一個尋求和平友好的主要運動。聖基爾帕辛在一個莊嚴的接待下,受到慕尼黑羅馬天主教樞機主教的歡迎。祂也受到新教主教以及巴伐利亞政 府總統的款待。

基督教各教派領袖,以及來自不同大學的教授和學生,與聖基爾帕辛討論靈性與世界宗教信仰的和諧。一個學生問師父關於徒弟之道,以及和實踐這條道路必 要的條件。師父告訴他,想成為印心者的基本條件是願意培養一種無瑕的道德,誠實,不傷害別人,愛所有人,以及無私的服務。這是五種基本的美德。徒弟最好純 素食,戒除酒精飲料和毒品,從事正正當當的生計,在所有交易和事務中實踐正當的行為。

7月14日,聖基爾帕辛離開德國前往奧地利的因斯布魯克。

旅行團成員報告

 

奧地利

聖 基爾帕辛訪問奧地利期間預計住在因斯布魯克市的一個稱做「Pension auf dem Hernstein」的小旅館。聖基爾帕辛14 - 22日的訪問期間,難免包含了繁忙的行程安排。在所有奧地利的廣播網播出了一場電台的採訪,又舉行了一場與各宗教領袖的會議。祂向因斯布魯克耶穌會信徒學 院的教士學生發表演說,也對祂的徒弟有過不少談話。

 

聖基爾帕辛與羅馬天主教的主教和他的助手進行了一場長時間的會議。經過一番交談,主教開始向聖基爾帕辛提出有關靈性與宗教崇拜各個面向的問題。主教對問題的答案非常感興趣,直到聖基爾帕辛說到一個名詞「超靈」。

主教開始說:「如果靈魂與上帝的本質相同,而上帝是一切,在靈魂以外怎麼又有一種『超靈』的存在呢?恐怕這非源自聖經,你是在教一些不符合基督教的東西吧。」房間非常的寂靜,每個人的注意力都灌注在主教和薩特古魯身上。

聖基爾帕辛輕柔的回答:「靈魂與上帝的本質相同確實是真的,但靈魂自身已與最初的源頭分離,就像一條正在流動的既純淨又清涼的河流,與主流分離一 樣,一些水通過沙子和泥,等等。河流仍然一樣是相純淨的飲用水,但充滿泥巴的水池不再是河流的一部份,雖然水基本上仍是相同,但是卻一點都沒有人會願意在 這些骯髒的池子內洗手。然而,如果移除泥巴,水又回復其原始面貌,再次變得純淨和清澈,再次成為河流的一部分,能解除許多人的口渴。」

聖基爾帕辛停頓了一下,然後以極大的愛看著基督教權貴繼續說:「所以與上帝或『超靈』本質上相同的是靈魂 - 當靈魂通過心智和物質的污垢而分離時,變得與『超靈』或上帝不同,一旦上帝沃德的活水把它淨化、清洗乾淨,那靈魂就與『超靈』合而為一!」 主教對這樣的解釋感到高興,並感謝聖基爾帕辛解釋得如此清晰明確。經過這次的討論,一場為奧地利新聞界代表所辦的新聞界會議,在因斯布魯克葛勞爾酒吧 酒旅館召開。

告成員旅行團

 

聖基爾帕辛還受到義大利政府文化代表的款待,奧地利的訪問以參加一場會議結束,這場會議是由蒂羅爾州州長與因斯布魯克市長所召開的。

 

這次巡迴期間,我告訴我見到的一些州長,政府所有的問題將得到解決。我告訴他們:「注意,你被授權照管某些在你之下的人,盡你所能的照顧他們,讓他 們方便舒適。要有服務愛,服務人類就是服務上帝,上帝賦予你這一點。不管貴國擁有多少人口,讓他們享有服務。你要向上帝負那項責任。如果一個國家無法照顧 到更多需要服務的人,讓他國的人為他們提供管理,或把那些需要服務的人轉移到他們的國家。」一切都可以解決,而且在兩、三個例子裡面,他們確實改變了。我 們應該如此想,無論我們有什麼,別人一定也有同樣的權利。

一次,我去奧地利。然後,一些意大利人和提洛爾人正在戰鬥。一場戰爭即將爆發,一位與我見面的州長說:「我進退兩難,不知道怎麼辦。我國正處在戰爭邊緣,我應該怎麼辦?我無法做決定。」

我告訴他:「凡是好的事,就立即去做,凡是不好的,看起來不好的事,就停頓下來。嘗試用良好的意願去調解。」於是沒有發生戰爭。這位州長派人送回覆信給我:「你什麼時候回來?我們需要你。」

聖基爾帕辛
 
 
聖基爾帕辛站在祂訪問因斯布魯克期間所居住的房子前面,1963年,奧地利
聖基爾帕辛,1963年,奧地利
聖基爾帕辛在柏林幫人在祂的小冊子「人啊!認識你的自我吧!」上簽名,1963年

當我1955年第一次來此時,我分發了一本小冊子「人啊!認識你的自我吧!」,而世界上的人卻不是因為看見這本小冊子上的我而邀請我,大概簡單的事物正合每個人的意。

聖基爾帕辛

聖基爾帕辛在德國停留時的一些情形
聖基爾帕辛,1963年,杜塞朵夫
大公爵在一場歡迎會上歡迎聖基爾帕辛以示對師父的尊敬1963年6月20日
bioSKS010
在「印度公民報」中的新聞報導文章
受到西德國會的讚譽,1963年
聖基爾帕辛,1963年,國斯勒鎮
聖基爾帕辛,1963年,德國
聖基爾帕辛,1963年,德國

靈性是留給全世界唯一的希望,這是我們旅程的主要目的。

聖基爾帕辛

聖基爾帕辛在奧地利停留期間的一些情形

更多:
聖基爾帕辛–「當我在提洛爾時」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