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德國

 

 

科隆

聖基爾帕辛的第一個行程安排在科隆 (Cologne) ,大約一百名兄弟和姐妹們都在機場等候。大師分別會見了他們每一個人,並詢問他們的健康與幸福。所有人都跟著他到多姆飯店,他將在那裡停留。稍晚,聖基爾帕辛在下午5時於飯店的會議廳共同演說前,與少數幾人晤談,演說會擠進儘可能多的人。當大師從一種範圍廣泛的議題回答問題時,寂靜的連一根針掉落都聽得清清楚楚。

在談話的結尾,每個人都靜靜的坐著凝視著師父,接受祂的恩典,沒有人想要離開,過了一會兒師父說:「你們在我內邊享受,而我也在你們內邊享受。」那天晚上很多人來見師父,尋求他們個人問題的指導,祂興致勃勃的滿足他們所有人。

 

 一位旅行團成員的報告

 

愛無法用言語表達,沒有任何語言可以表達它。是的你可以透過輻射從閃耀在慈愛的眼睛之中的「光」裡面看見。我由衷的把愛送給你們。我在這兒兩天,希望你們會愉快,所有人都坐在一起從事對上帝甜美的憶念。

你們已被放置在道上了,我現在來這裡的主要原因是,你們可能會在道上更進步,有更好的領會。因此,今天,帶著「你們是一體的」堅定信念離開,我們所有人都是上帝之中的兄弟姐妹,我們今後有同樣的工作,崇拜同樣的「一」,沒有高、沒有低,基本的教誨在每個地方都相同;最重要的目的:為高等的教誨準備好基礎。

我祝你們所有人都進步,我把衷心的話語獻給你們,也獻上不顧路上的障礙而驅使我過來的愛。

聖基爾帕辛

 

第二天,827日早上,親愛的人們聚集在飯店的會議廳靜坐。大師徹底解釋了「光音本源」的理論,並對他們非常仔細的指點打坐的正確方法。

一位印心同修帶了她從來沒有見過大師的老母親,她請求祂的恩典,大師摸了摸她的前額,並告訴她非常專注的看著兩眉之間,她看到內邊神聖的光高興的不得了。大師勸她有規律的集注以求進步。有的人要求印心,大師願意為他們印心,但是,不可能,因為在這城市行程非常滿,無法特別空出三-四小時可用的時間。

下午,辦了一場精彩的聚會,很多人因座位滿了而不得不站著。當談話和問題結束以後,又一次沒有一個人想離開!他們只是坐著,看著他們摯愛的迷人臉龐,以及獲取輻射以解除他們的口渴。有時大師打破沉默說些話,走進他們的心靈深處。最後,會議於下午6時圓滿結束,因為另一場在科隆文化廳的公開聚會原定為下午8:15

一位旅行團成員的報告

 

人身是一切萬物中最高等的,我們在人身中有兩種可能性:去清還,並可免除所有已經獲得的果報債務;而沒有新置入或認養的(行動的)路線。所以在你的生命中,無論「鐵路幹線」鋪在哪種路上,火車就必須在那條路上行走。

此外,你可以自由更改從世界端到達上帝的幹線。所以,人身是最高等的「黃金般的機會」,你在其中可以擁有回歸上帝的方式。我們在這方面做了什麼?

你們知道我們在身體和智力上所做的已經足夠,但我們對所有這些進展感到不高興,原因何在?我們在智力上已經變得茁壯作出新發明繼此之後,新東西和新發現出現了,我們現在可以去月球 去其它星球。……所以,對所有這些進展我們感到不快樂因為第三個方面,我們自己的自我在所有這一切之後是未知的。我們幾乎沒有或沒有供應食物給我們自己的自我。我們是能覺醒的實體。感謝上帝在你內邊也賜給了「大生命之糧」與「大生命之水」,祂還已經住在你內邊作為「大生命之糧」與「大生命之水」。與之聯繫,你能夠在靈性上變得茁壯。

 

聖基爾帕辛

828日,聖基爾帕辛離開科隆前往柏林。

 

柏林

約三十名弟子與聖基爾帕辛同乘一架飛機,並在柏林住同一個飯店,只為了儘量靠近祂,越久越好。

位師父的談話預訂了飯店內的其中一間會議廳,那天師父會見印心弟子兩次從下午4時到6時,以及下午8時至10時,師父告訴他們,祂很高興再次與他們相聚,強調如果各位親愛的弟子實踐祂所囑咐的生活,才可以實現在世上生命真正的目的。靜坐排定在次日( 829)上午9時,那天下午師父在會議廳回答問題。

一位同修說因為他們無法享受對師父肉身的親近,他們想保存祂的照片,師父解釋,照片只是為了憶念,不是用來崇拜或觀想;祂說:「假如你看到你父母的照片,你不會想到紙張,而會想到你的父母;以相同的方式,師父的照片將帶給你你對祂甜美的記憶。」

下午8時,聖基爾帕辛在另一場擠滿人的柏林優藍尼亞議院大廳演說。

一位旅行團成員的報告

 

如果你遇到一個與真理成為一體而且已經體驗到上主的人,誰知道他是誰,他是什麼,透過他的協助,你的感官會反轉過來,你會從外在世界收攝向內,然後能看到內邊。

已了悟的人,已經揭開了這生命的謎,他能示範超越身體意識與止息感官、頭腦和智力的方法。當這些感官止息了,靈魂就可以上升的上方,然後透過明師的恩典與「大靈」重新聯結。如果你瞭解你的自我,你整個視野將會改變,你對生活的態度也會改變。你將看到你終身的伴侶是誰,誰是身體機械的操作者同樣的力量控制著所有的創生物。

 聖基爾帕辛

 

830日,聖基爾帕辛離開柏林前往紐倫堡。

 

紐倫堡

 

當聖基爾帕辛到達時,發現有更多來自柏林的同修已經抵達,他們不是坐汽車,就是搭火車。每個人都跟著祂進入祂要停留的大飯店。

師父做了一場談話,並在飯店店下午4時回答問題。許多非同修出席,而其中一些人要求印心。師父告訴他們要先掌握理論,以及遵守飲食規定,才會審核他們的申請。他與其中許多被放置在道上多年的人談話,並問他們,他們是否每一天都進步。他說我們必須做評估,了解我們所處的境地,並盡一切所能去做改善。稍後當晚,師父在飯店與大批的觀眾,包括很多新人,做了心對心真誠的談話。

當天晚上830分,聖基爾帕辛仍然做了另一場談話。

第二天,8 31 日,師父給了在同一間大廳上午9時給予靜坐。祂解釋說,我們生命的最終目標是到達我們真正的家,為此我們要敲門,正如經典所載,門將打開。我們現在必須邁向正確方向,打坐之後,有250 人有內在體驗,事後聖基爾帕辛提到,我們應該努力工作,靠自己站立,在物質上與智力上幫助窮困的人,因為這將獲得更多的恩典,並帶來的謙卑。祂補充說,明師們對全世界傳達所有和平的祝福。

下午4時,親愛的人們為數眾多聚集同一間大廳,聆聽師父回答問題。

當晚8時在Meistersinger大廳安排了一場公開集會,那是一座可容納1200人的大廳。當聖基爾帕辛觸及生命的各個層面時,聽眾聽得非常專注。談話結束時,聽眾自發地爆出掌聲,師父請他們停止,祂說,沒有必要鼓掌,祂沒有提供他們一場講座,而只是從祂的內心向他們說話。

91日清晨,聖基爾帕辛乘火車前往斯圖加特。火車站在飯店附近,他用走的到那兒,伴隨著許多祂的誠心奉獻的孩子,這是很甜美的一個場景;許多人拍了照片,並在路過的人走在路上停住,問說發生了什麼事情。當火車在9:30離開時,許多誠心弟子突然哭了。其他人直接跟跟祂一起搭同一台火車,因為他們自己無法把再見說出口。一個單獨的車廂預訂了給聖基爾帕辛一行人,但那些同修站在門外走廊盡可能接近祂;過了一會兒,師父請他們去他們的座位休息,但他們寧願繼續站立在走廊,見此情景,師父幽默的說,由於他們支付了頭等車廂的車費,但卻在走廊站著,他們應該要求退款,這使得大家都笑了。

師父談到旅行的不便,並說很少聖人曾旅行很遠,主要例外的是拿納克古魯,祂向各方做了四次的長途旅行。祂說,通常情況下,聖人在自己的領土傳揚靈性,很少旅行。祂像祂摯愛的師父手中的傀儡一樣,正進行著祂的第三次世界巡迴之旅,祂十分謙卑的說這番話,而這對祂的聽眾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此外,師父說,有一次,上帝問一位聖人他想要什麼禮物,聖人答覆說,他是「大意識海洋」中的一滴水,如果把那滴水融入海洋中,海洋一點都沒有獲得什麼好處;因此,他祈禱留在海洋之外,並祈求能有力量傳播上帝愛的訊息給受苦的人類。

當師父說這些話時,我們都意識到祂正在說祂自己的這種為了人類為我們所有人,所做的艱辛的旅程。

 

斯圖加特

 

幾站過後,火車在中午抵達斯圖加特。聖基爾帕辛被帶到公園飯店,祂待在德國總統所使用的同一間套房內。

下午4時在飯店的會議廳裡,師父談論我們在世上生命的目的與生命真正的價值,祂說,整個世界都在大幻相之中,對正確的知見有迫切的需要。那天下午,師父在同一大廳裡給予簡短的靜坐。第二天早晨,為了回應急迫的請求,聖基爾帕辛再給了另一場靜坐。

92日,當天下午,師父會見所有歐洲的團體領導人。祂說,對於他們為了神聖的目的所做的努力,使得許多真誠可愛而苦苦掙扎的人能來到這條上帝指示的道路上,祂表示感激。祂強調,為了向其他人樹立榜樣,而過一種誠實、貞潔和謙虛的生活的必要。祂敦促他們相互合作,對任何問題要藉著相互討論而找出解決的辦法。但他說,放心的向祂提出任何重要的問題尋求指導是必要的。他們受到要求須將自己視為在前線為為數最大的人攜帶和平與靈性的消息。

當師父問他們,是否他們有寄送日記時,他們都說他們有寄,並對師父給了他們內在的指導與協助表示感謝。祂建議他們徹底的研究有關靈魂科學神聖的著作,以便他們可以回覆所有可能的問題,並告訴他們,他們都在祂的心中,他們應該為適宜的引導而保持聯繫。

下午730分聖基爾帕辛在古史塔夫西格館向500人演說。

93日,離開斯圖加特之前, 很多人來到師父的飯店看師父,祂分別會見了每個人,告訴他們,應有規律的靜坐,享受「明師力量」的神聖輻射。

一位旅行團成員的報告

 

聖基爾帕辛,科隆,多姆飯店,1972年
聖基爾帕辛,科隆,多姆飯店,1972年

「上回我在1963年來,我的肉體已經離開你們九年了……

聖基爾帕辛

 

聖基爾帕辛,1972年,柏林
聖基爾帕辛,1972年,柏林
聖基爾帕辛,1972年8月30日,紐倫堡
聖基爾帕辛,1972年8月,紐倫堡
聖基爾帕辛,1972年9月1日,從紐倫堡至斯圖加特的火車上
聖基爾帕辛,1972年,斯圖加特
Go to top